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西瞳武白伞修周叶方王黄王瑞金雷安拒绝拆逆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笔墨』过往云烟(武白)

对的我又来定时疑似水tag了√
前文请戳主页
仔细想想把结局改了是HE嗯www
今天整个晚修都在弄数化,回了宿舍只觉得我的脑子都不是脑子了,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各种逻辑不通顺
照更新速度来说十分慢热×
——————————————————
他闻声渐进,拨开及腰的杂草,绕过丛丛青葱得紧的灌木,最终找到一只蜷缩在一棵树下抽泣的“丸子”。
那“丸子”听见悉索的声响,猛地抬起头,看见武崧,又哆嗦着把肩膀往后缩了缩。
他也是一愣,想着自己的模样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才是,怎么会把人吓着的,一边照着记忆里学着师兄和师祖稍稍垂敛眼尾,僵硬地微勾嘴角——他们青龙武氏外出打交道从来都只注重威严的气场,哪里会有人嘴角含笑呢...

『笔墨』过往云烟(武白)

睡前半小时产物,觉得不能这么颓下去了于是决定以后每天睡前敲点字
所以啦每天也就这么几百字的产量,算是随笔【字面上的随便写写】吧,草草想出来的背景,问我这篇什么时候完结我只能说……母鸡啊
估计看起来就像在水tag
神龙武×平民白,HE【本来想来一个比较开放的结局但后来想想还是HE算了_(:з)∠)_】
小清新向,虽然我可能写着写着就睡着了所以是个没有文笔的小清新
估计之后看起来会很麻烦但是我不管了现在只有手机以后写多一点再归档吧
或许是个坑,友情提示别跳太深×
——————————————————————
那还是个薄雾笼罩的清晨,他尚年幼,却误入凡间,无意识地兜兜转转,愣是找不着回天上的...

50fo点文之二·寒梦【西瞳】

@mimarin 的点文
抱歉拖了这么久
emmmm虽然是最后才死亡的所以应该也算是一方死亡梗……吧?
因为之前这梗写太多了所以我觉得现在我写不出什么新花样,于是用以前的脑洞重新写了一遍
私设巨多,BE慎入,打戏渣,极其渣,逻辑没有太久没写文了也不知写的什么玩意儿(*꒦ິ⌓꒦ີ)
重看一遍原著感觉我以前把西门写的有点ooc?太从容的感觉我自己都差点以为是孔明先生再世?所以尝试把西门描述得比较……平凡?
我完蛋了发现自己不会写武白了【绝望趴】

——————————————————————
外头的混沌日渐浓厚,心底莫名生出异样的寒,更为整个眼宗宗宫添上一笔阴寒。
混沌漫漫,像藏了一头饥饿的野兽,匍匐等待,要把...

『笔墨』夜半独醉【武白,微伪武青】

算是旧文搬运吧,去年暑假写的,当时有京剧猫的活动,是活动文

想来真的是感慨良多,没想到已经入坑一年又过了大半年,无所事事统计了一下这两年写的没发出来的黑历史或者已经发出来的文章结果是竟然超过十二万三

好吧对我见过的很多太太来说一年加上大半年十二万三算不了什么但是我是个写文不到三年的学生党+懒癌啊【笑cry】放到我身上真心觉得十分unbelievable

回首看看这篇文感觉从前的自己真是印证了“人不中二枉少年”这句话【捶桌笑】十分蛋疼地写了篇很长的后记【对的真的十分长而且十分欠揍不过不要想了我不会放出来的】以及我现在都忘了但是懒得改的平仄押不押韵的填词【透过看智障的目光看着从前的自己】...

我要死了,伞修贼虐
哪怕再甜也忍不住幻想啊如果他还在他们有多少个HE啊
可惜没有如果
然后上一秒还笑着这一秒就感觉万箭穿心
受不了了真的【躺平】诸君请对准我的胸口插把刀吧这样我就不用更文了(*꒦ິ⌓꒦ີ)

怎么说呢……有一种50fo点文还没填完马上就要百fo的绝望【懒癌晚期的迷茫】

50fo点文之一.凛冬已至

拖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绮雯池莉 的点文及脑洞,虽然我这起名废感觉完全离题并且没有突出多少药童的存在感【?】但是让我假装这是半篇抓药梗【pia飞】
大概算是西瞳?带玻璃渣的金平糖嗯虽然我写出来是没感觉有多甜哦
还有一篇点文我得缓缓,先交了稿再写,毕竟十月份截稿然而我连大纲都某啊(*꒦ິ⌓꒦ີ)
顺便填坑遇瓶颈哪位精通历史的小伙伴能告诉我明朝常见的匈奴姓氏大概有哪些?【妈耶历史书没有图书馆也没有这是什么重点高中(摔书)】
oh这两个星期突然迷全职每天嗑同人根本停不下来【跪下来唱征服】
感觉要被全员除刘陶外圈粉orz发现我已经半个身子陷入全职圈了(*꒦ິ⌓꒦ີ)
好了让我们忽视我这不算安利的安...

50fo点文【占tag致歉】

听说50fo点文是种传统?结果一转眼已经54了真的尬×
就接前三篇吧,皆为短打,渣文笔,逼格被窝吃了 ∠( ᐛ 」∠)_
糖or刀不定可自选,也可以选糖糊的刀或者糖纸包装的玻璃渣_(:з)∠)_
梗就需要你们自己点啦我现在是脑洞枯竭期 (・Д・)ノ
以及估计产得超级慢现在一堆事我得先把合志的稿子写了然后试着填坑,明儿去学校报道军训又得蒸发一星期接着就是准备一下开学考,估计九月五号之前都挤不出时间ᕙ(⇀‸↼‶)ᕗ总之等待十分漫长……
不开车,窝能接受的最大尺度只能到亲亲……虽说我吃肉很开心但是真的开不来……估计会出车祸
cp的话武白西瞳不拆不逆,其它的我都能写【不过类似于散白...

『笔墨』宦游人Ⅳ(武白短篇,完结)

待到阮氏羊水破裂,被送入产房,他也未曾特意去见她一面,只是听着外边的动静,下人迈着慌乱的步子吵个不停,继续执笔看那墨韵染上案牍。

他伏在通身暗红的木桌上,多年来这桌子也受了不少公文的重量,但他只知在他专注时沉默的同僚是木头做的,繁复的镂花自边缘垂直向下蔓延,就连它本身泛着的光泽是自己带的还是后来漆上去的也是个未解之谜。

左手摆着烛台,蜡烛剩的不过几寸,却烧得更欢,昏黄烛焰摇曳,散入房中四角又成了红色的微光。

他笔未停,闻门外的乱子越来越小,想是他的夫人顺利产下母子平安罢。

又是半晌,他听一阵渐近的悉索,影子在纸糊的门缝间虚晃几阵,接着便是“吱呀”一声。

院公规矩地行了礼,透出一股子卑...

『笔墨』宦游人Ⅲ(武白短篇)

日后那人便没了音讯。
武崧在那之后的很多年都在后悔,当初怎么没制止白糖,尽管他知道那没用,那人的执着——说白了就是死倔。
离开前并未觉得多么稀罕,放到现在反倒更加心心念念。
有时他拿起一串鱼丸,下意识想要丢到白糖碗里,环视一周却找不着眼巴巴端着碗的白发少年,恍惚了一阵才想起他已经走了。
这些微不足道的生活习惯都沁入了白发少年的身影,他也不觉得心烦意乱,而庆幸他至少不会忘了这世上还有白糖这个人。
这些思绪化作丝缕的游丝,拧作一根麻绳,套在他的脖子上倏然缠紧的那一天,是他与其他两位好友一同回到围楼的日子。
他们带着有些羞于见人的惭愧撩开门帘,回应他们的是门帘扫过扬起的飞灰。
灰之多实在呛得要命,一段时间内他们的...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