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主食西瞳武白all叶all王瑞金雷安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笔墨』过往云烟Ⅰ(武白)

睡前半小时产物,觉得不能这么颓下去了于是决定以后每天睡前敲点字
所以啦每天也就这么几百字的产量,算是随笔【字面上的随便写写】吧,草草想出来的背景,问我这篇什么时候完结我只能说……母鸡啊
估计看起来就像在水tag
神龙武×平民白,HE【本来想来一个比较开放的结局但后来想想还是HE算了_(:з)∠)_】
小清新向,虽然我可能写着写着就睡着了所以是个没有文笔的小清新
估计之后看起来会很麻烦但是我不管了现在只有手机以后写多一点再归档吧
或许是个坑,友情提示别跳太深×
——————————————————————
那还是个薄雾笼罩的清晨,他尚年幼,却误入凡间,无意识地兜兜转转,愣是找不着回天上的路。
罢了,既来则安,反正终归也还是在这阳间,说是迷路,可这下面在他眼里可还算小。
于龙而言,他未过“嫌七”,换做别家的那条幼龙恐怕只有当个无头苍蝇哆嗦着叫救命的事。他自知自己一出生,日后龙生的大大小小或许都已尘埃落定。身为龙族最高等的青龙,有高龙一等的骄傲,自然也注定了在家族编制的囚笼里按部就班地过年年日日年年。
他偶有几次同往布雨的父亲过凡间,只在厚重的云层中远远一瞥也可见香火气息,也看到过地面上渺小的人如同辽阔云海里那一缕青烟。
于是他每每见别人家的小孩被勒令远离人,见到人一定要头也不回不然就会被人吃掉云云的奇闻怪谈,武崧心里都只嗤笑一声——如此他随便一尾巴下去就没了的脆弱的生物,哪里来得那般可怕?
于是他此刻气定神闲,化了人形作一少年,打量着这他只远远看过的世界。
现下里冉日初生,金光的阳光透过树叶间层层间隙,以清晨未散的薄雾为载体,晕染这一方天地。伴随他的只有淡淡凉意,风吹草动,还有早起的鸟鸣。
不过是一片树林,普普通通,不怎么茂密的灌木丛和不怎么参天的树,武崧在天上见过比这更是美的,甚是翠的,亦或深幽林海望不着边的。但他内心里偏偏被这树林沁出一股子宁静,稍有躁动的心渐渐平息。
他随便找了棵树倚坐着,听风吹叶,久之竟觉有几分惬意。
这等惬意的好时候没多久,他闻风里有阵隐隐的啼哭,稍稍思索片刻,站起身转个圈瞧着没什么不对劲,于是朝着那哭声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