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主食西瞳武白all叶all王瑞金雷安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笔墨』过往云烟Ⅱ(武白)

对的我又来定时疑似水tag了√
前文请戳主页
仔细想想把结局改了是HE嗯www
今天整个晚修都在弄数化,回了宿舍只觉得我的脑子都不是脑子了,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各种逻辑不通顺
照更新速度来说十分慢热×
——————————————————
他闻声渐进,拨开及腰的杂草,绕过丛丛青葱得紧的灌木,最终找到一只蜷缩在一棵树下抽泣的“丸子”。
那“丸子”听见悉索的声响,猛地抬起头,看见武崧,又哆嗦着把肩膀往后缩了缩。
他也是一愣,想着自己的模样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才是,怎么会把人吓着的,一边照着记忆里学着师兄和师祖稍稍垂敛眼尾,僵硬地微勾嘴角——他们青龙武氏外出打交道从来都只注重威严的气场,哪里会有人嘴角含笑呢?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他试着一改从前话里的冰冷疏离,话音似是打了个翘儿。
这招效果显著,小孩抽了下鼻子,开始用带着探究的目光打量他,他也好奇地把这“白丸子”扫视一般。
他穿着轻薄的一层灰布麻衣,下摆溅着点点黄泥,估计连着屁股一片都是脏的。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应有红润的双唇,他的唇却连带着脸色都有些发白,干燥得连那层皮都要扒不住了,渗出血丝。脸上被灰尘蹭的东一块西一块,倒是还有婴儿肥,洗干净或许是若新生的叶芽,武崧几乎能想象到这水嫩掐下去手感该是多么舒服。再之后就是对上一双琥珀眸子,因为哭鼻子还带着水光,往深处探究,眼底竟像撒了层金箔,美得叫人移不开视线。这位年轻的青龙不由得联想到平静的海面,阳光正好,也正是如此波光粼粼。一头白发用一根像是不知从哪撕下来的深蓝布条盘成一个髻儿,几缕细碎的鬓角温顺地贴在脸颊两旁。
“迷路了?”他试探地问。
小孩儿捂着肚子,点点头,双唇一抿,眼眶中一闪一闪,好像又要落下泪来:“饿……”这声可怜兮兮的叫唤沙哑,还听得出孩童的清润,但明显是许久不曾有过一滴水。
他今日里第二次愣住,复溢出未来几年里长叹短吁的第一声,无奈地摇头:“等着。”言毕,旋身钻入树林。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