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主食西瞳武白all叶all王瑞金雷安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笔墨』过往云烟Ⅲ(武白)

我又定时来疑似水tag了√
前文请戳主页w
白小糖准备开启作死模式
唉今天物理考砸了感觉特别打击啊QAQ
——————————————————
他其实不是很懂这些脆弱的人什么是能吃的什么是不能吃的,甚至连“吃”的概念都很模糊,毕竟他只靠吸收游走天地间的灵气就能过活。
万幸这林子里还有不少果树和浆果,他只看着哪些果子看起来顺眼估计嚼起来也得劲儿他就摘。
即使得收敛着不能飞,爬树于武崧自然是不过眼的。那帆布靴在树干上轻轻一点,他的身子便贴着树皮向上窜了几米,双臂一合挂在树上,收腹提膝又是一蹬,够着最近分叉自是足矣。他也不慌不忙地压低身子走向晃动的枝末,那树枝受不了他的重量便向下斜了身子,他就顺着滑下去,右手掐断一串个儿最大的果子的茎,空着另一只反手揪住将抬头的树枝便朝树干荡,以双脚复蹬缓压再随重力落到地上。一上一下,只见他黑色长衫下摆纹着的火形焰纹在空中舞动,仿佛马上就要烧起来,竟是干净的没沾灰。
这种法子对手和膝的伤害固然不小,但他们龙族表皮硬的吓人,哪怕化为人形这点还是不会变的。
果子还分能吃不能吃的,幸好武崧也懂那些炼丹的炼出来未必是好东西。然而他的辨识能力实在是不能更差了,只能挨个都尝一点,难吃的丢掉;再碾碎了涂在皮肤上,有稍微痒痛之感的也丢掉。拖拖拉拉,待他抱着一堆果子回去已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那个孩子把自己的身体缩成更小的一团,几乎连饿的哆嗦的力气都剩不太多。
武崧那一刻心有些慌,把怀里的果子往那孩子的面前一滚,空出来两只手按住对方瘦小的晃了晃:“喂,吃的来了!”生怕他就这么睡去,那对明眸再也睁不开。
幸而那孩子虚弱地抬头,手颤抖地捡起地上最近的那颗,凑近嘴边就开始大快朵颐,两口便咽下去,又急急地去够另一颗。
他吃了两个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不再那么囫囵吞枣,速度慢了很多,但还是能看出他这是极饿下的克制——武崧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小孩就这么噎着。
看那小小的果堆扫去大半,那白发孩童才抹抹嘴,抬眸那之前的阴霾扫去大半,真是比玛瑙温润,比石英通透了。
“谢谢叔叔,我叫白糖,你叫什么呀?”
——TBC——

评论 ( 5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