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凝子
一个文风多变的辣鸡写手,写不写完全是看心情【坑品大大地不好】
目前在京剧猫/凹凸/全职里混日子【真.混混】
主食武白西瞳瑞金雷安all叶黄王喻王方王
我王本命!!!不接受反驳!!!
今天的伞修也仍旧这么虐呢【好虐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至今仍是一位大魔法师(´-ι_-`)【深沉】
学习期间产粮龟速
懒癌晚期当然不可能周更啊!!!

©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情难自禁⑵

我流牛猫,ooc到天际我也是没救了
文笔没有,被我吃了x
吹一波猫别介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各位兄弟们好,我是从estar转来的catgod。特别浪的一个人,还请大家多多包容我啦。”彼时的cat带着拘谨站在众人面前,垂在身侧的手虚握着微微颤抖,他拼命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足见真诚却掩不去眼下的青影。
是时,他们却每个人都呆愣着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原因简单到离不开少年那颗虽为初生牛犊但仍然有些崇畏强大的心,他们是刚通过次级联赛、获得kpl“入场”资格的新人,而catgod,在他们打拼时却早已以一支貂蝉的绝代芳华写尽一带顶级中单的风花雪月。他们征服了黄山,却还是只能仰望珠穆朗玛峰的半山腰——尽管他们有早晚有一天能够封顶的自信,然而白雪乍现,带着太阳般炫目的锋芒,纵是还有些年少轻狂的fly都有些没有底气。
fly记得他昨夜里三更辗转,最后接受难眠的事实打开训练营。手指在微弱的荧光中灵活地跃动,紫色的身影在兵线、野怪与电脑构筑的模型间来回穿梭,宛如流星的一角踏上一曲华尔兹。
他在没来由的焦躁中渐渐安心,开始隐隐期待起明天的相遇——你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然而难料此时沉默的静止的尴尬,这份静默竟是由亦是刚转来的hurt打破了:“hurt。”他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汇,hurt点了点头,又很快错开——彼此都是老对手,自然是真没什么可说的。
沉默再度归于几近凝结的时间,cat挠了挠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眉头皱着,但还是怎么也开不了口,最后是被kear一脸无奈地拽着出了门——推开门后除了门枢的吱呀呻吟,走廊里还隐隐传来gemini的叫喊:“老子的猫百万呢!”
在场人如释重负,个个都东倒西歪地瘫回自己的座位,随手扯了两张纸抹去手心津湿的汗。
“丢人,我刚刚表现得一定像个土鳖,形象都没了。”Alan一脸懊恼,他刚才几次像用骚话缓解尴尬,可一看到cat话头又生生给咽回去。
yang叹息着摇头,“这estar……”
话没说完,xx又是重重一声“唉——”
fly仍是抱臂低头,眼神对着地上瓷砖缝里的阴影,焦点却散开了,神态正是一副标准的“沉思者”。
不能说estar待选手不好吧,就他从比赛的视频回放中所看到的而言,catgod留给他最深印象的是他的笑。不同于其它选手正对镜头的芜尔,他笑得两眼都稍稍眯起,嘴角上扬的弧度落落大方,像是生怕有人收不到这份笑意。
可fly从前看过的多少次都不如今天,笑容里是深藏的一分张皇,两分苦涩,三分无力,四分疲倦。
fly感觉似有一口气堵在心头,他不想去猜测cat在estar的经历,不管那瞬间的脆弱是因外界舆论的压力还是饱受雪葬的无奈亦或输了比赛的酸涩;他也不愿去揣摩estar高层的心思,无论那背后的原因是为了把所有的经济给到核心还是既知或许无法束缚苍鹰的翅膀便将其毁之于一旦的狠厉——他虽快触及成人的世界,但离那染缸浸泡过的杂糅还有些距离。
他只知他不想那个背负了许多的男孩不要那么不开心了。这种想法很奇怪,fly和cat只是将要朝夕相处的陌生人,他对cat是有一定了解,但或许cat对他就如同一张白纸,一无所知。
尽管如此,fly还是有一种忍不住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那只猫的冲动——这太情绪化,一点也不像他,然而他此刻却觉得理所当然——想要他放下对生人的恐惧和提防,靠近一点,再近一些。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