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凝子
一个文风多变的辣鸡写手,写不写完全是看心情【坑品大大地不好】
目前在京剧猫/凹凸/全职里混日子【真.混混】
主食武白西瞳瑞金雷安all叶黄王喻王方王
我王本命!!!不接受反驳!!!
今天的伞修也仍旧这么虐呢【好虐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至今仍是一位大魔法师(´-ι_-`)【深沉】
学习期间产粮龟速
懒癌晚期当然不可能周更啊!!!

©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情难自禁⑶

没有多少猫的戏份这里主要是内心戏
关心捉虫qwq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是否记得一年级开学第一天,徘徊不去的惴惴不安;亦或登上舞台前,无法抑制的忐忑踌躇?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可是如果呢?
此时的fly大抵是如此在自己的宿舍门前百般踯躅。
时间倒回十分钟前,一结束日常训练,gemini将他鬼鬼祟祟地拉到走廊上——尽管外人看来鬼鬼祟祟的只有他而已,这位毫无架子的教练像是嫌自己的设定崩得不够,已经不知多少次做出诸如此类的幼稚举动,fly甚至想过他们是否不仅大脑不在同一频道连人也不在同一次元。
fly还是忍住了转过头去装作不认识的想法,与之相对的他现在一脸生无可恋。
gemini再次四顾左右无人,这才摆摆手示意他靠过来,压低声音劈头就是一句:“catgod那个小崽子交给你了。”
啥?fly始料不及,大脑当机,一时思维就像开车下陡坡忘了踩离合还踏一脚油门,有够凄惨地撞上护栏前也忘记刹车。
gemini似乎没有注意到他表情的微妙变化,继续自说自话地念叨着:“怎么说那家伙也是初来乍到吧,总该有点不习惯。你们这群小年轻,个个心思敏感得跟青春期的少女一样,正常来说也就算了,但又经历了这样的事……”他越说声音越小,倒真像遗忘了fly的存在,一个人嘀咕起来。
后面一句模糊到fly听不清,但gemini并没有留给他提问的时间。猛然抬起头,年轻的教练目光犹如倏然扯去裹着的布条的刀刃,闪着锐利的寒光。
他在fly肩膀重重拍了一下,接着不由分说就把fly朝宿舍的方向推,声音高几度:“去,叫你未来的好兄弟想开一点。”
“他咋了?”fly总算才插上一句话,不能说他谦虚,但他现在真的一头雾水。
“就……一点这个……一点那个呗……”gemini说的含糊,后来干脆直接转移话题,“唉你就当给人家好好打个招呼,看刚才把cat吓的,估计差点以为咱们这虐待青少年。”
想到之前初次会面尴尬,对人不礼貌是真的,说不准还会留下什么坏印象。fly闭上了嘴巴,心情不知为何兀地沉闷下来。
gemini推他的最后一下稍加了些力,看着他朝前走几步又不放心地高声叮咛:“表情别一成不变行不给点力啊大兄弟!”
fly背对他翻了个白眼儿。
道是画面又定格在此时,他的手抬起又放下,举步不前。
再怎么说他也不是那种能言善辩的人,开导别人更不用说。gemini把他推回宿舍门前的用意明显,摆明了让他跟新来的cat谈一谈,除了作为未来的室友,原因吃不准还是因为不久前那次糟糕至极的会见……
心里似乎被搅成一潭浑水,躁动不安却又无处宣泄,于是他心一横,右手终于按下门把。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的,两居的宿舍还包含一个小客厅,布置得简单——正中摆了一件布艺沙发,一张茶几,靠着墙的矮柜上零散地放着些小玩意儿。cat正坐在那个沙发上,怀里抱了个靠枕,拿着手机跟人打电话,疲惫的神态中夹杂着些许轻松的笑意。
“我知道,又不是几岁的小屁孩了。”他说完将拇指移到挂断键,然而那人又隔着手机大喊一句;“总之QG那帮人要欺负你,告诉我我一定把他们吊起来锤!”
cat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大声回应:“你可别操这份心了老铁!”言毕掐断了电话。
fly听得清楚,也看得清楚,cat脸上淡淡的轻松是如何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落寞和苦涩。
他没来由地更加不悦,不是因为cat电话对象一句开玩笑的“吊着锤”,而且其它一些更加莫名其妙的原由,然而此刻他无暇细想。
fly故意弄出些声响,看着cat吓得直接从沙发跳起来,朗声道:“你好,我是QG的飞牛。”
——TBC——

评论 ( 5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