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情难自禁⑷

下周三考完试之前最后一次更新,考完开始写点文【爆肝】了
这篇主猫猫视角,依旧的我流ooc,瞎编乱造的以前因为没有找到16年比赛的视频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人生中我们会有无数次相遇,或擦肩而过,或命中注定,但总有那么一个人,当多年后忆起少年时,回过神来脸上已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尽管这个初遇或许算不得那么美好。
cat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事实上他的脑子还没有从jungle那通电话里遛过弯。他意识到他必须要说些什么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两次同新队友的关系闹得这么僵。
男孩其实自有一套交际的方法,如何将友好最大化以快速拉近第一次与人见面的距离。奈何许是多日的焦虑使他无力施展这套妙方,或者队友都被他的憔悴吓到,总之这在cat的无数次设想中是最坏的一种。
早先还在estar没有萌生转会的念头时,他已听说过fly。各种次级联赛中势如破竹的hero,在圈子里有着不小的名气。他在偶尔的训练闲暇便会打开直播看看杯赛,似乎那样就能弥补当初错过的遗憾。
便是在一天,他看到了fly操纵着露娜穿梭于敌方英雄的阵营里。不畏拼死保护c位的前排,七进七出于各色技能映照出的炫光,一把长剑直冲c位面门。
可cat细看,这一次次看似鲁莽的冲撞中却发现了不少小走位。进攻时微妙地稍微绕道,避开人墙最厚的地方,对技能的预判精准,得失权衡极细,有时能不交净化便宁可多飞两下,偶尔即使净化还在冷却也硬是要飞入人群中为了杀死输出。
他又翻了些这位选手从前比赛的录屏,发现一般在fly在团战中总是默默无闻,游离上路清线好像做好那些便是个尽职尽责的上单。可cat一次次地看到,他是如何几次利用走位预判叫对方几次抓人落空,然后从一个小野开始将对方的经济一点一点蚕食,壮大自己。
于是每每队友团战溃败,对方洋洋得意推塔之时,他便从后方冲入,几刀秒掉后排,对手没来得及反应就瞬间被翻盘。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这么想。
或许有些地方处理的不够到位,但几个月的成长必定会让每个努力的天才都出类拔萃。
真期待和他交手。他关掉电脑,又投入到日常训练中。
人生的乐趣在于世事难料,数不清的“我以为”之后,大都要加个“然而”。
他没想到他会转来QG,将和那个他以为会站在对立面的人成为队友。
他站在俱乐部门前,紧张而又期待的不安竟战胜了自赛季结束以来伴随他的心有余力不足的无力与懊悔,公布转会后成为众矢之的的苦涩。cat不停来回踱步想着几分钟后的措辞,希望靠近,又不敢靠近。
说点啥好呢?你好,我之前在estar就开始关注你们的比赛了,你打的真的很好;曾经看过你用露娜,我的露娜也不错,咱两切磋两把……他的紧攥成拳的手心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脑中似乎成为一个小剧场,只有“未来”的cat和fly,而每一种揭幕的方式都不够完美。
没等他拟定出最佳方案,他已经被kear推到训练室门前了。
“你先进去跟他们打个招呼,我去找gemini。”他说完没等cat答话,便用指节在门上敲了两下,开了门。
“这是新来的cat,你们都过来认识一下。”言毕转身走了。
“你没必要担心。”正当他绞尽脑汁思考到底该说些什么时,他听到fly这么说。
“啊?”他有些诧异地抬起头,fly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和刚才在训练室里一样。
“其实他们人很好,怪我们太土鳖,第一次见到猫百万本人,个个跟傻得跟二愣子似的。”cat觉得他眼花了,fly脸上像是渐渐有了微笑。
“来了QG,别想太多了,尽情跳吧。”这下他看清楚了,fly真的在笑。
跳吧……cat第一次听见有人对他这么说。他自知自己的打法激进,高风险与高回报并存,有多少次力挽狂澜就有多少次被杀的危机,他能成为己方的翻盘点就能成为敌方翻盘的一环。
然而带领全队的节奏压在他和小渝身上,他的阵亡带给全队的压力无疑也是巨大的,于是他总是不得不收敛自己。作为胜者聆听观众的欢呼时他没有成功的喜悦,反而有些怅然若失;作为败者隐退与舞台的黑暗中失败的空落反而滚滚而来,无数次盯着自己的掌心。
不是他不能,而且他本可以。
很多时候因为经济的限制,队友不能正面打团,只能在侧方协助他输出。然而此刻,他觉得他的身边终于不再是空落落地空无一人了,他想相信他新的队友们定能与他并肩作战。
所以尽情跳吧,以你一支淋漓精致的绝代芳华。
“之前看你比赛,你的貂蝉挺厉害的。”fly笑得腼腆。
“谢谢啦,其实我也有关注你的比赛,露娜真的秀。”他露出了来到QG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压在肩上的担堵在胸口的气刹那间烟消云散,从前的沉重不过像是难以望到尽头的梦。眼睛几乎笑得迷成一条缝,借以掩盖微红的眼眶。
对面人挑了挑眉;“来solo一局?”
他大笑:“哇你觉得我会怕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