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凝子
一个文风多变的辣鸡写手,写不写完全是看心情【坑品大大地不好】
目前在京剧猫/凹凸/全职里混日子【真.混混】
主食武白西瞳瑞金雷安all叶黄王喻王方王
我王本命!!!不接受反驳!!!
今天的伞修也仍旧这么虐呢【好虐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至今仍是一位大魔法师(´-ι_-`)【深沉】
学习期间产粮龟速
懒癌晚期当然不可能周更啊!!!

©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有口难开

算是《情难自禁》的番外吧,其实是被突如其来的糖雨浇了个通透后衍生的脑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他个球球的复习我要写文不然怎么对得起蒸煮发糖!!!!
最后心疼一波猫qwq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流连于尘世纷杂,我们都不可避免地被世间喧嚣所袭扰,如千年前朝廷上臣子的有口难言,现代角落里鲜为人知的黑暗。人人向往光明,于是他们只在乎那个光鲜亮丽的你。
cat盯着手机屏幕上刷出来的一条条消息,现代化的结晶发出莹莹微光,不大亮却刺得他眼睛泛酸。
“凭什么投给cat我只喜欢fly!”
“不喜欢cat,还是牛牛比较秀!”
“我爱投谁你们管得着吗法律里哪条规定我必须投给cat?”
……
他说不上来自己的心情,像是跑了很久也没能休息的疲倦喷涌而出,全身的肌肉似乎连带着心脏都因过多的乳酸的影响而发酸,五味杂陈的感觉拌着钝痛,比去年刚转会那会带着原战队扣下来的“追求顶薪”的帽子饱受众人非议的时候还要痛一些。
多出来的这部分是因为因他争吵得不可开交的都是QG的粉丝。
cat自知他这个赛季的表现不足以说服大众,新人渐渐淡忘了这位曾经将襦裙绣襟舞出一片荷花无穷尽的顶级中单。他在kpl里越来越像是平淡无奇,黯淡下去的恒星而已,可在团队里他却显得尤为突兀,似太阳上的黑子。
可他不悔,QG的每一个人都为团队做出了牺牲,尤其这个赛季,他们只有将所有散开的细丝揉在一起拧成一股绳,才能在这个风起云涌的赛季确保他们不会被滔天巨浪打散了。
若说从前的cat是一把无人可视其锋芒的宝剑,在经历了三冠的飘摇后,他将自己重熔铸造成QG的一部分,终于同其他人炼就了所有战队中最为所向披靡的绝世神兵——团队。
他们都深知独木难支,没有谁能一柱擎天。
可是……
他看着粉丝依旧在为他争吵,维护他的人占大多数,然而总有那么一些人如同大海中的浪花,本来平静的大海被搅得不得安宁,茫茫水天之间似乎没有一个能安然入梦的浅湾。
cat听着隔壁的队友们还在直播为了给他拉票,在结束了今天的拍摄之后仍然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坐在电脑前,只因那或许一票难求。
“爱妃们你们有票别给我啊猫神可是我拉扯大的孩子能体会一下老父亲的心情不。”
“大兄弟有票给猫谢谢了。”
“有票投给cat保他第一发他床照啊。”
他又想起白天,gemini一个人在陷在沙发里念叨:“唉要是我穿女装会不会多几票啊应该会的吧……”
生活中往往充满选择,或大或小,有时羊肠小道和盘山公路通向同一个地方,偶尔却又徘徊在永不相交的十字路口左右徘徊。
夹在两派人的中间,cat第一次觉得这么难办。
他不想一直以来再如何低谷都支持着他们的粉丝不愉快,他也不想自己的队友为了拉票挤出时间不顾疲倦地直播。
“别强求了粉丝你们快去休息吧。”
“那咋行啊我们想保你到第一。”想想就知道他们会这么说。
cat无奈地叹息,最终打开电脑同他们一起。长夜漫漫,他强打着精神,念着送礼物的粉丝的id却格外认真。
“谢谢……送来的烤鱼。”
“谢谢……送来的饭团。”
“谢谢……”
“谢谢……”
“谢谢……”
他字念得端正,又在心里默念一遍:谢谢。
下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活动着僵硬的手腕,后背的肌肉麻木得不像自己的。
他朝半掩的门口望去,是昏暗着的,大抵所有人都带着疲惫去睡了,在意识到或许偌大的基地里只有他一个醒着的,困倦一脑门地涌上来,说不出是身体的抗议声更大还是心更累。
cat关掉训练室的灯,摸着墙准备就着没精打采的廊灯回宿舍,可他才出门就愣住了——昏黑中勾勒出一个倚在门框的轮廓,像是等了他很久。
“走吧。”他听出那是fly,声音有些嘶哑,看来真是累惨了。
于是他们沉默无言地并肩行在道上,这是一种奇特的体验,黑暗总有令人遐想的魅力,能叫一些平时被掩盖在风尘下的想法潜滋暗长。
cat突然开口:“明天别再直播了,早点休息。”
fly不解:“为啥,今天拉了不少票啊。”
他低下头,含糊不清地嘟嚷着:“我不值……”
fly的目光一瞬间凌冽了起来,上一秒有些软绵的声线更是掺和了外面的寒风:“你又看了网上那些七七八八的。”这或许原本是个反问,然而fly的语气笃定到构不成问句。
“他们说的其实也没错,”cat盯着地板,小声道,如同自言自语,“反正我就是一个不管打多少输出都是菜逼的中单,谁来替我都可以。咱们赢了是你们强,咱们输了是我菜……”
“陈正正!”fly突然一声大喝,语气里竟隐隐有几分愠怒。cat冷不防被他吓了一跳,刚想出声让他不要吵醒别人,嘴唇就撞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
那是一个吻,并不怎么温柔反而有些急躁,随后柔软灵巧的舌抓住他呆愣着的机会趁虚而入,探进他的口腔,勾住他的舌叶与他拼死缠绵。cat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入目是漆黑,两耳只有彼此急促的呼吸。
那是一个深吻,他感觉自己的氧气被掠夺,太累了,或许又是沉恋,抬不起手脚,微弱的挣扎很快被fly抵在墙上摁下,最后剩下几近不到半息,对方才退开。
“你不值,就没人比你值了。”他的嘴唇贴着cat的耳朵,气息吹过cat的耳蜗。
cat感受着压在自己胸膛上那令人安心的重量与温暖,突然感觉所有强装的坚强都溃如决堤,委屈和难受在那瞬间将他淹没了,他只能无助地环着fly脖子,没注意手紧攥着他的衬衫,头埋于他的颈间。
fly任他抱着,肩膀上渐渐沁出一股冰凉。
“别太委屈自己了,我心疼。”他轻拍着cat的背,像哄着孩子那样。
“嗯。”cat哑着嗓子答。
最后他们躺到同一张床上,fly给cat盖实了被子,手中却把玩着手机。
“你干嘛呀还不睡?别给我拉票了。”cat真的很累了,尤其几分钟前还来了那么一出,说话都有些迷迷糊糊的有力无气。
fly在cat的额头落下一吻:“一会马上。”还没说完,cat就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
等他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微博一看,不由气的大喊:“彭云飞!”
“嗯?”fly刚好进门,把豆浆和油条放在他床头。
“说好的别给我拉票了!”他把手机举起来像是急于展示证据,像极了小孩子。
“我没答应啊。”fly淡淡答,却忍不住笑。
cat长叹了一口气:“可我不想粉丝再掐起来,也不想你们不开心。”
fly坐在床边,扳过他的头,眼中充满认真,细碎的阳光从窗户探进来,反射在他眼中亮如黑夜的星辰:“你开心就是我开心。”
——FLN——

评论 ( 9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