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凝子
一个文风多变的辣鸡写手,写不写完全是看心情【坑品大大地不好】
目前在京剧猫/凹凸/全职里混日子【真.混混】
主食武白西瞳瑞金雷安all叶黄王喻王方王
我王本命!!!不接受反驳!!!
今天的伞修也仍旧这么虐呢【好虐啊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至今仍是一位大魔法师(´-ι_-`)【深沉】
学习期间产粮龟速
懒癌晚期当然不可能周更啊!!!

©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情难自禁⑸

后天就考完试了我要坚持住qaq
头脑混乱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走过路过的朋友给猫猫投一票吧qwq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
感情如同春夜里第一场雨,润物无声,落在泥里消失不见,却蛰伏于地下潜滋暗长。待你发现世界早是一片柳绿花红,它已长出情丝三千,斩不尽剪不断。
Alan今天第十三次看到fly和cat黏黏糊糊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然而现在是早上十点过一刻钟,开始训练的两个小时之后第一次休息。
两个人几乎贴在一块儿,cat把手机横过来,像是在给fly看什么有意思的东西,然而往往是自己憋不住地在笑,fly脸上也是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着他俩旁若无人地说说笑笑,Alan脑中不知怎的冒出一句话——这有了相好没兄弟的。
现在明明是大白天,窗帘半阖着,多云的天空苍茫一片,可这两人却让Alan莫名觉得扎眼得很,硬生生别开了头。
他觉得奇怪,要说cat来了没几天变得爱说爱笑也没什么,毕竟只要放下对彼此的防备cat就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fly和cat的关系好的没话说也还成,大概是舍友所以有buff加持;但是fly在cat来之后摇身一变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之前接连两个星期冷着脸就如同QG门口的石雕,现在毫不犹豫地加入了QG幼稚鬼作死小组,常常对着cat笑得跟个二愣子似的,这就……
Alan觉得奇怪,却又说不上来,但是随便一瞥就能看见他俩之间肉眼可见的旖旎,偶然间的对视都像是在相互地暗送秋波,觉得正常怕是才不正常。
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和队友一起分享这新的发现,转过头用手肘捅捅坐在他身边的yang,于是yang手一抖鬼谷子撞墙上下一秒被人堆给围住了。
“哎你有没有觉得最近fly和cat的关系好得过头了?”Alan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并且故意压低了声音。
回答他的却是对面的佛系ADC,面无表情地硬是将反问句去掉了那点问的意思:“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早就那样了。”说罢一个翻滚点死了对面正跟他solo的Alan的橘右京。
Alan也没管手机屏幕一片黑白,调笑地追问道:“你咋知道啊?别是背着我们跟他们做些偷偷摸摸的事吧?”
“每次下比赛席,我都要等他们抱完才能走。”hurt依旧是那副敌不动我不动的模样,话语中却是无法掩饰的沧桑和疲倦。
这么一听,Alan看向hurt的目光瞬间充满同情,“这么说,他俩……”
“是了。”yang出声肯定,鬼谷子一下把四人拉到塔下,“无辜”地造成了一波团灭。
于是再次看到正疑似歪腻的牛cat,队友们叹息着摇头,又笑得耐人寻味。
然而顶着众人炽热的注视,沉溺在二人世界中的两人毫无收敛的自觉,挨着头对着cat的手机吃吃地笑。
时间的流驶总是不为世人所知,有时眼睛一睁一闭便恍如隔世,再回首,已是南柯。
fly感觉此刻便是如此,cat来的那天已是几个月前,然而初次见面仿佛不过是刚才的事。
几个月的时光真短暂啊,短暂到AG超玩会的第四颗水晶被推掉,在解说“恭喜QGhappy!”的呐喊和观众席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似乎才清醒过来。
夺冠的欣喜在这一刻才迟钝地涌上心头,他回想起几个月以来每天十二小时的高强度的训练,每天从椅子上站起来全身麻木得不像自己的,一切苦泪在这一刻都被滚滚而来的胜利的喜悦冲淡了。
然而他转念又想,支持他走到现在的真的是此刻于从前而言那莫过于虚幻的欢喜吗?尽管他们都曾幻想过将奖杯捧在手里的感觉,但更多时候,显然不是的。
每天睁眼起想的是能够看到cat的笑容,休息时间能跟他挨在一起干些有意思的事情放松,吃饭时能跟他打趣,还没起床他就忍不住笑,艰难苦涩的一天似乎不那么难熬了。
然而此时的喜悦不是假的,他无法抑制脸上的笑容,站起来跟旁边的cat击了个掌。cat也在笑着,他们望向彼此,四目相对的瞬间眼睛里只有笑意盈盈的对方。
他觉得这短短十几年的光阴加起来的快乐都不比此时。fly举起银龙杯,感受着它的冰冷在他们的手中一点点变得温暖,对面是cat。
等等,或许是有,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fly和cat的话。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