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牛猫』情难自禁⑹

强行抽时间写
后天去帝都了大概六号回来之前都没法更新
不过不排除火车上码字的可能 ​
——————————————————————
人生之路漫漫何其长,望不到头的风景目及皆是,然而两处截然不同的宝地间的渐变却犹如温水煮青蛙,不知何时出了大漠已是中原,戈壁风光全不见入目一片柳暗花明。
胜利的滋味少有不让人飘飘欲仙的,除去刚夺冠那几天脚踩在地上都感觉在云端里遨游,之后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宣传预告就把QG一行人累得够呛,这点喜悦自然是留不了夜的。
白天赶宣传,晚上出席各种活动,每每回到宿舍fly沾着枕头都能睡着,意识模糊前往往是cat趿着拖鞋扑棱一声扑到隔床上,一翻身卷了被子到身上就不动了,附带两下拖鞋在重力作用下磕到地板上的声音。
他感觉这样莫名的安心,扯了扯嘴角便沉入梦乡。
世上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是人心,理性与情感的纠葛时时在进行,然而往往都是理性溃不成堤,好比大多数人知道吸烟有害健康然而依旧不管不顾;明明心知这段感情不该存在却永远无法狠下心来抽身而退。或许退却的心思偶尔冒头,终归在触及那个人的目光时被轰的粉碎。
fly躺在家里的床上,眼睛徒劳地瞪着黑暗中的天花板。
可算摆脱掉一堆宣传,日常只剩下直播和保持一些基础训练,他才有了能松一口气的喘息时间——至少终于能回家看看了。
然而躺在熟悉的房间,入目是无尽的黑,小小的空间里只他一人,唯一的声源来自他自己的呼吸。
太静了,静到令人恐惧,令人茫然。
几日前的劳累消下去一点,但不容忽视的疲惫仍折磨着他的神经,但是fly此刻睡意全无,无论他如何想进入沉眠甚至巴不得把自己敲晕。
他在强烈的不安感中沉浮,包围他的还有浓墨的黑和无边的静。
fly只得直视自己内心的空洞——这种不安像是从祖先流传下来,烙印在血液中的,对于己物的占有欲,似乎是属于他的什么东西被弄丢了,于是心里缺了一块。
他在黑暗中眨巴着眼睛,苦苦思索,宣传做完了,直播也差不太多,拿了冠军,简直人生赢家,有什么不满足的?
要是cat在这就好了。他听见自己心底传来一声叹息。
见鬼。fly暗自骂一声。
今夜注定无眠,在床上徒劳地翻滚许久,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此刻令他辗转不安以及多日来使他莫名开心的缘由——他喜欢上cat了。
得出这一结论的同时,未知的恐惧也迸发而出。
即使现如今人风已经开放了很多,同性恋已不如当年人人喊打,BL漫画早已在年轻一代中渐渐流传,然而这逐渐向好的前景中,终归有生育的拦路虎和个人观念的抵触,家人的阻挠。宽松只是相对而言,紧箍咒松了一点,仍旧困难重重。
fly尚年轻,年少轻狂不代表鲁莽冲动,他不知道他能否面对这些压力时还能不能紧紧拉住cat的手,他不知道在面对社会的非议时能否给cat一个承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还有cat的态度他也没有完全摸清,他不可能脑门一热就跑去告白,那会毁了他们现如今的关系。
他该如何?抽身而退维持这段兄弟情,保持中规中矩的距离,若干年后看着cat挽着另一个娇小的人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而他适时地送上作为兄弟的祝福,以虚假的笑容目送着他远去?
这样无疑是最好的选择,fly的面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荆棘遍布,路上隐约可见暗红的鲜血;一条宽阔坦荡,笔直地通向远处。他的一只脚已从生满荆棘的一条迈出来,踏上宽阔的一条,走了一步,却迟迟迈不出下一步。
他的脑中又闪过cat对他微笑的画面,未来有一天这股温柔会被倾注到另一个人身上,不容外人插足。
去他妈的友谊。他毅然决然地转过身,迎向那片不见头的荆棘。
他绝对不会放开cat的手,如同一个窝囊废无所作为,只能暗尝失意的苦果。
话是这么说,但fly也不会真跑到cat的门前,大喊一句“cat我喜欢你!”他必须在无数次试探之后,在一个完美的时机,丢出他的底牌,来连上一套无懈可击的连招。
fly和cat的日常在队友眼里依旧是这么的歪腻,只是在fly的刻意下有他们在的场合更加亮如白昼一点而已。
“咱们还是团购墨镜吧。”语自绝望地瘫在椅子上的Alan。
“同意。”来自忍无可忍的yang。
MC一脸生无可恋地掏出手机:“说吧几副要不要帮gemini留一副?”
hurt仍然面不改色:“别浪费钱了复活甲都没用。”
专心致志玩游戏的cat以及专心致志试探的fly像往常一样没有对身旁一群队友的叽叽喳喳分去一点心神。fly轻轻把手搁在cat的腰上,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神色。cat起初身子一僵,最后在fly的紧张注视下抿了抿唇,终究什么也没说地玩游戏去了。fly松了一口气,搂着cat的手又紧了紧,歪着头也开始认真看cat玩游戏。
“哇你这木兰也太菜了吧?”
“你这菜逼中单也好意思说我?”
“菜逼木兰!”
“菜逼诸葛!”
“菜逼上单!”
“菜逼中单!”
彼此眼中笑意更盛。
队友看着这两人日常吵吵,其中掺杂着不可忽视的虐狗气息,整个一小情侣打情骂俏,便强忍下又一波夺门而出的冲动。
“这上单中单简直造孽呀!”Alan痛苦地捂上了眼睛。
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总是很短暂,意气风发的年纪于他们而言或许已是暮年。为此,fly不打算为这个“完美的时机”等太久,世事无常,要有那天cat突然说不打职业了也不惊奇。
所幸这样的机会连同学生的欢呼以及盛夏的阳光一同到来了。
暑假于他们来说只是久远的童年中还算美好的回忆,但在这个本也属于他们的季节,他们只能被埋没于日渐沉重的训练中,为新的荣耀拼搏奋斗。
比赛开始的前一晚,fly侧躺在宾馆的床上,厚重的床帘遮挡住了外面的路灯光,只从几道缝隙里透出微弱的光线,没精打采的,叫人昏昏欲睡。萦绕耳旁的是空调的轰鸣自己他与cat起伏的呼吸。
如果明天赢了,就向cat表白吧。他打了个哈欠,安然闭上眼。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