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忘羡』两生(楔子)

如果魏无羡穿越到一个没有魏无羡的世界

私设原著婚后十年羡注意

时光回溯有,带一点薛晓,羡薛师徒情有,不喜薛洋者勿进

第一次提笔尝试写忘羡,尽量不ooc吧

荒废太久此篇全当文笔复健【虽然这种东西就没有过x】

楔子带多少cp还是不打tag了吧w

正文晚上放【可能】

不待狼狈趴在地上的小孩爬起,牛车已近在眼前,铁蹄越过孩子,咕噜滚动的轱辘正要从小孩左手碾过。

小孩眼中的恐惧和怨恨几乎要凝为实体,似乎下一秒的剧痛已先涌上脑海将他吞没,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哽在喉中,欲发不发。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迟迟没有来。一阵疾风掠过他头顶,接着是一声闷响,几秒后不远处传来重物落地声和人畜的惨叫。

常慈安一脚踹开压在他身上的车夫,从地上爬起,吹胡子瞪眼道:“大胆,何人敢拦我?”

站在青石板路中央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翩翩少年郎,面容俊逸清秀,一头乌发用红绳高束,身着黑衣一席以红色染边,衣摆袖口似乎还勾勒有浅浅的云纹,足蹬黑色长靴,一双腿笔直修长,颇有几分丰神俊朗之姿。背负褐身长剑,通体流光;腰系纯白玉佩,温润无暇。无论哪一件都绝非凡品,人定然不是常人。少年嘴角微勾,眼中带煞。

“是你阻我?”常慈安喝到。

然而少年像是没看到他这个人似的,只稍稍敛去眉宇间几份戾气,将地上呆愣着的小孩扶起,掸去他裤腿上的灰。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说到底,你能奈我何?”少年慢悠悠地答,也没给他分去一点眼神,好不傲慢轻狂。

“你......”常慈安气得面色发紫,手已摸索向挂在腰间的佩剑,却不等他碰着剑身,少年一声冷笑,终于抬起头看他了。不看不要紧,一眼便看得常慈安打了几个哆嗦。那双眸漆黑幽深,眼底透着不容忽视的威压,似还泛着淡淡红光,妖异得很。

“做的个怕硬欺软,以后还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至少你这条命是丢的不冤。”少年嘴角噙笑,周身却弥漫着阵阵阴寒,几股黑气环在他身旁,萦绕不去。

常慈安拔剑眦目,未来得及开口,距他几尺的地面上倏然鼓起几个小包,颤动着像是什么东西想要挣扎而出。最后破土,是一只森森骨爪。

他终于意识到少年来历绝不简单,竭力隐藏因恐惧而开始颤抖的嗓音,指向对方的剑却是不稳了:“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少年阴恻地看着他:“我?我不是东西,我是人。在下云……”他不知怎的又顿了顿,才道:“夷陵老祖……”后面似乎有没说完话,少年嘴微张,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便合上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自嘲轻笑着摇摇头。

那几具尸骨已从土中爬出了一半,眼冒绿光,颌骨咔啦咔啦地响,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前讲常慈安撕个粉碎。

少年漫不经心地对他道:“滚吧,今天本老祖心情好,且先饶你一命。”

常慈安脸黑更甚,怒喝未斥出,离他最为近的一只凶尸冲他一声大吼,他那点由怒气支撑的勇气瞬间烟消云散,吓得惨叫不止,踉跄而逃,甚至连一只凶尸恶意地用爪子挠破了他地裤脚害他一个趔趄都顾不上了。

见他逃远,少年心情颇好,哼道:“真是个外强中干的。”言毕,满身戾气消散了,他恍神片刻,有些头疼地揉揉太阳穴,这才转头打量起这一直沉默的小孩。

“虽然从前便知你有些呆头呆脑,却不如今日亲眼所见觉着诧异。”他暗自嘀咕。

小孩同时也看着他,嘴唇嗫嚅片刻,终于怯怯地吐出一句“谢谢哥哥”。眸光明明灭灭,配上沾满灰尘和污秽的小脸,愈发显得可怜兮兮。

少年揉着他的头,笑对他道:“你叫薛洋?”

“嗯。”薛洋点头。

“哥哥有糖,要不要跟我一起走?”说着,他变戏法似的真的从怀中摸出一颗麦芽糖,在薛洋面前诱惑地晃了晃,嘴角挂笑,像极了人贩子的模样。

薛洋的眼睛瞬间亮了,但随即黯淡下来,小手不安地攥着衣摆。

看他纠结如此,少年无奈,好像他在欺负他似的,索性直接将糖塞到他手上道:“罢了罢了,给你便是。”

薛洋顿时又惊又喜,手忙脚乱地把糖纸剥开把糖塞进嘴里,咬的嘎嘣作响。

少年蹲在地上好笑地看着他:“急什么,这又没人跟你抢。”

直到薛洋不舍地将最后一点糖液咽下,嘴里咂吧没味儿了,亮晶晶的眼睛再看向他时,少年却撑着膝盖站起来了。他抖抖蹲得有些发麻的腿,准备离去,薛洋却扯住了他的衣角。

他不解地低头,听见薛洋脆生生道:“哥哥,我跟你走!”

少年被他这副“谁给我糖谁就是好人”的模样逗笑了,忍俊不禁道:“好啊。”

于是两人便上路了。

“嗯……以后你就是我徒弟啦。我叫魏婴,魏无羡。你可以叫我师父,魏前辈,老祖前辈……随便你,但是在外人面前只能管我叫师父,别人问起你师从何处,你只管答夷陵老祖便是。”

评论 ( 1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