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主食西瞳武白all叶all王瑞金雷安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舞文弄墨】武白短篇 更季Ⅰ

很好我完全不知我在干嘛
老久以前写的一篇【存货】现在扔出来嗯虽说还没写完
真的很久很久从这文笔之渣可以看出起码得是四五个月前了
偶然翻出真的很内疚毕竟没写完
扔出来是不想给自己后路要么填完要么坑掉
大概就是这样
崧糖BE照旧,分四章,预期一个月内完结
上下两章文风骤变不要见怪,人总是在变
顺便说一句随时会作为黑历史毁尸灭迹:-D
以上

春之章
风散混沌落尘扬,
日熙初显笑绵长,
水平浪静送春祥。
才红艳花羞绿柳,
虫鸣蝶舞燕斜翔。
血沾裳,
衣染赤,
望朝阳。
——楔子《浣溪沙 血春》
恍若置身虚无,在黑暗深渊里堕落,无尽的时间长河几乎要冲散记忆的碎片。
我是谁?
已经记不清自己的目的,异样的慵懒浮上心头,想不起,也不愿再想,甘愿堕落。
漆黑中,连同感官都没了用武之地,感受不到恐惧,也失了对希望的渴望。
他在黑暗里漂流,并无时间的概念。
难言过了多久,一道光,毫无预兆地划破黑暗,似冲淡夜晚的黎明。
他不情愿地微微睁开眼,脑海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白色的身影。
多么相像,就像那道光穿透黑暗来到他的身边,不由分说便插入自己的生活,没留半点周旋的余地。
光芒有欲变愈烈的趋势,逼迫着他思考。
有些横蛮不讲理,就像那白发少年。噢,那白发少年是白糖,那个丸子。我叫武崧,我本来是在......与黯大战!
一个激灵坐直身子,武崧发现自己坐在一片干草上,背靠枯树。
是梦境,但更像梦魇。
他疑惑地环顾四周,看到包围着他的厚重的混沌,无需他人明说也知晓了事情的缘由。
不及苦笑,焦急的情绪便席卷了他的心境。
丸子、小青、大飞在哪?他们不会还在战斗吧?
武崧担忧,莫名生出一种抛弃队友的罪恶感。
被混沌迷了心,作为京剧猫,也是件不怎么光彩的事。
不知何时吹来的淡淡和风,散了周围的混沌,吹拂在脸,竟让武崧渐渐放松,紧拧的剑眉也慢慢分开。
日出东方,一轮红日在地平线上小露了个脸,失神地盯着地上逐渐放大的绯红光斑,才发觉已然许久不曾见过太阳。
混沌散去,武崧沐浴在朝阳的光辉中,柔风轻扬起他的发丝,眺望着远处阳光下的猫土,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浅笑,如负释重。
转身开始寻找与他失散的伙伴,第一个找到的是白糖。
也许是他太显眼了。
白糖半跪在血泊中,额头裂了道口,白发染上的点点血污连同衣服沾上的朵朵艳红触目惊心,他捂着腹部还在汩汩流血的伤口痛苦地喘息。
心脏一阵抽痛,完全没了方才的情调,武崧疾跑着来到对方身边。
“你个丸子不要命了吗!就为了黯值得赔上你自己?!”他莫名其妙地吼了一句。
之所以莫名其妙,相信星罗班中的任何一位若是能以自己的性命换来打败黯的机会,任谁都义无反顾,武崧十分清楚这一点。
要说是私心作祟,他不想白糖送命,不想他受伤。
“唔......我觉得还行......一时半会死不了......”白糖吃力地开口,虽不至轻若蚊蝇,可极度虚弱也不为过。
他突然咧开嘴角,逐渐暗淡的琥珀突然熠熠生辉:“瞧,臭屁精,我白糖果然是天才,虽然过程嘛......有点曲折,但是我还是打败了黯,拯救了猫土!”
不难听出欣喜若狂的语气,毕竟比起刚才病怏怏的,现在白糖可是精神了不少。
“切,得了吧,”他勉强装作玩味地勾起嘴角,“若是没了我次次把你这总是犯蠢的丸子拉回来,别说面对黯,恐怕你早就到阎罗王那儿报道了。”心脏还是有些微疼。
小心地搀扶起白糖,尽量不牵扯到他的伤口,一个脚步深一个脚步浅地走出荒芜的战场。
“不管怎么说,”武崧出神地看着不远处,灰暗的土地上,一点新绿正在努力萌发,“春天来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