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了一堆京剧猫,近日沉迷全职凹凸
每天都在循环“伞修虐我千百遍我待伞修如初恋”
主食西瞳武白all叶all王瑞金雷安
懒癌晚期的写手渣,文风多变,主要看心情
欢迎勾搭(づ ̄ ³ ̄)づ

© 
Powered by LOFTER

【双视角】逢时Ⅰ(西瞳)

四月的阴雨还未去,但放晴大期已指日可待。
空气里充盈着水雾,卯时依旧惹眼。石板上的青苔就跟抹了油似的,一脚踩下滑溜溜,免不了手脚不利索的老人心惊胆战一番。
我抖抖衣角,任凭水珠四溅,试图拧干因晨露湿透了的衣裳,最终还是放弃了,就这么拖着疲惫的身躯和沉重的狐裘,默默行走于荒外小径。
我是瞳瞳,新任眼宗宗主,三头身。矮是我心中的一道坎儿,兴许是我在与别人谈话时总得仰着头的缘故吧。我在宗内没有朋友,想来也是由于我的年龄,弟子们私下里对我也没有宗主的尊重,大抵一个十二岁的毛孩子能当上宗主真是荒唐。
嘴角溢出一声叹息。
也罢,我只想除了混沌,别人的看法没必要上心。
根本没必要上心。
远远现了一小镇,想来是能招到车回眼宗的。
我的嘴角僵硬了。
那冰天雪地的去处,我是不愿回去的。细想,却没有地方可去。
怅恨太息,还是不情愿地提起脚。
路旁草木渐渐稀了,头顶连绵多日的阴云退去,阳光久违,天地不再茫茫。
不多久,我便入了镇。也不知是恰逢赶集日,还是趁着雨过初晴出门散心,街上行人汇聚成流。我拨开人群,逆着人流,很是艰难。
耳边满是小贩的叫嚷,和着讨价声,一片嘈杂,令人心生厌烦。我加快脚步,只愿提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抹紫色沿路而下,他什么时候,在哪出现,我记不清。偏偏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像是闪电贯穿脑畔,又在转身的刹那没入人群里。
我没注意他的容貌,就是那紫色的双眸,波澜不惊,安静地沉淀,在我看来却如道道旋涡,多瞥一眼魂都得被吸进去。
后来我才知道我就是多瞥了那一眼。
放在当时,我是没那么在意的。人生在世都要与无数人相逢,唯有那个人在我的记忆里刻下印痕,萦绕在心驱之不去。
也罢。我压下莫名的惆怅,强迫自己继续向前。
路人而已,没什么好注意的。
一辆双轮马车恰好从我的身旁经过,看着没人,我便招呼那车夫。
也许是因我个儿小,那车夫开口便是:“小孩儿,要到哪去?”
我蹙眉,并没流露出心中不满,张了口,不等我说我要去眼宗宗宫,另一辆马车疾驰驶过,我唯独瞅到在颠簸中翻飞的紫色衣角。
“到底去哪儿?”车夫不耐烦地,棕色骏马用右前蹄刨着地。
回神瞬间,我一跃上了车,脱口而出:“跟着前面那辆马车。”
马夫得令,扬鞭策马,我缩在车篷里,五味杂陈。
最终,我们停在一个村口。下车,随手向车夫抛了些铜板,他便头也不回地驾马离去,扬起的灰尘呛人。
四方。这是小村的名字。
我一路尾随的人,此刻正在我前方十几米处。
一席紫色行袍飘逸在风里。飒飒地上下翻动;斜刘海遮住小半边眼脸,偶尔被风吹得更偏;勾人魂魄的紫眸望向地面,偶有飘忽四周挪移;右手执一扇,未展,只是单单拿着,步子稍稍慢,就像浪迹天涯的逍遥公子。
我只敢远远地跟,盯着他的背影,始终隔着十几米。
兴许是入了迷,我竟没注意现已时至午天,到那人走进一家小饭馆才闻肚子的叫嚷。
不觉也跟着踏入门槛,小二已经眉开眼笑地迎上来,我下意识看一眼那人所坐的位置——正正中间——便挑了角落里那做不起眼的位置,照菜单随意抱了几个菜。
到这里,我简直觉得我疯了。跟踪一个陌人,有没有病!虽说我不愿回宗宫,但在外无所事事地游荡简直更加地荒谬。
人已既来,则安。我做的只有拿两根筷子敲打方桌边缘,不成调儿。
幸好也不用等很久,菜就上来了。我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填饱忿恚不平的空腹,而不是将目光时不时地游离到斜对角的桌子。
那顿饭味道何如,有没有滋味,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麻木地咀嚼,食不知味。
像是中途有一段什么都不记得,真正回过神才发现那人已出了门。我急忙起身,冒失地碰倒一篇桌椅,丢下筷子,甩下碎银便匆匆追上去,出了门的瞬间又畏缩了,直到我们之前有了十几米距离,我才缓缓前行。
去哪儿,哪儿走,我都不关心,一心一意只紧盯眼前。貌似出了村,到了一片樱花树林。
四月里,别的树都是浅碧,绿得叫人心旷神怡,惟樱花,那一簇簇的艳粉,开得灿烈,落得潇洒。
那抹紫色走进这粉色花雨,身影刹时迷茫得几乎不见。我差点急了,几步也入从中。
我真怕走丢了,不得不将距离缩短几米,又刻意放轻脚步。
拨开迷乱双眼的花瓣,我的脚彻底停住了。
面前是大湖,临湖盖有一小亭。
平静的湖面倒映天,瓦蓝色,在这粉色的世界很是显眼。花瓣落入水中,为蓝点缀一点粉,漾起波澜,很快又淡淡不见。
小亭是最常见的样式,八方形,尖顶,暗红瓦片暗红的柱,石桌配六张石凳样样齐全。
那人背手而立于亭,面向那层镜像,怅惘水天之间。
我背靠着树坐下,烦躁地抱紧双膝。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是多么可笑。
不谈我为何要跟着人家到这,可当下,怎么办?难不成直接上去搭讪说我跟踪你好久了如若不嫌弃能否和我交个朋友?
得了吧,瞳瞳,你不能在这种时候埋怨你的社交能力。
我长叹,暗自想念从前那个在任何人面前都大大咧咧的自己。
看来今天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不明不白。
心底涌出怪异的酸涩。
“啪”。头顶被某个硬物轻轻敲击。抬眸便见那紫衣,右手还停在空中——想来凶手便是那手里的折扇——笑得风流。
“喂,小孩儿,你也来赏花吗?”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