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段子』(武白)

虽然明天要上学但是仍旧在浪×
仿佛不写点什么就对不住考完试的自己【去写你的点文啊混蛋】
描写刻画啥的都十分僵硬的糖_(:з)∠)_【可恶啊果然我还是适合做后妈】
————————————————————————
武崧倚着门框,哨棒靠在他手边,旧芦苇编成的门帘被他挂在嵌入木框的铁钉上。空气得以对流引来过堂风,夏夜里好不舒爽。
对比起白天现在真的算得上安静了,只有蛐蛐还是别的什么昆虫在叫,比起太阳下鸣蝉的嘶吼优雅得多,除此以外就是微风过树,树叶摩挲,还有门帘下摆不甘束缚地在风中轻轻挣扎。
他不为别的,只是单纯想看看天上这轮月亮,不是以寄相思苦,真的,只是因偶尔的失眠无聊罢。
并非只有八月十五的月亮才是圆的,譬如今天的就圆的很——圆得跟鱼丸似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头,武崧不由对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一声嗤笑。莫非跟丸子待久了吃货属性也会传染?他想。
但是这形容本身也没什么错,圣贤总将月亮作玉作盘,其实都不如鱼丸来的贴切。武崧望着天上那轮月,周围一圈淡黄色的光晕,浅浅云烟飘过,光芒若隐若现。
他只静静地看着,什么也没想,又想了很多。
一片宁静中,一声带着睡意的嘟哝突然响起,在他看来突兀得犹如平地惊雷:“武崧,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磨叽啥呢?”白糖从他身后的竹制围楼里走出,说这话呢一边打了个哈欠,直接导致了他所说话的后半句跟他现在的状态一样都是飘的。
他学着武崧一样倚在另外一边的门框上,眼睛半闭,往常琥珀眸子中总是充满的朝气与活力也被困倦取代。
“困就去睡。”
“别呀,我睡不着。”说着白糖又打了个哈欠,眼角蓄了几滴晶莹的泪。
武崧扭过头,没再试图把人赶回去,大不了最后又是他把白糖背回去而已,这些年跟在他后面帮他收拾也收拾惯了,不差这一下。
重复宁静,而白糖就真的在这宁静中渐渐阖了眼,头靠着门框一点一点。
“小心!”武崧压低声音喊了一句,身体朝白糖那边一压手极快地扶住白糖的脑袋,差一点这家伙的眼睛就要磕到嵌着的铁钉上了。
白糖被吓得猛地睁开眼,但眼中散不去蒙在眼中的水雾和迷茫。
武崧没有松手,温热的掌心贴在他的脸侧,修长的手指轻轻撩过耳后。
“困就去睡。”他又说一遍。
“那你怎么不睡?”白糖努力瞪着迷糊的大眼睛,总算是说了一句还算清醒的话。
“我睡不着。”武崧耐心地答道。
“那怎样才睡得着?”他有些咄咄逼人,实际上无论他是不是清醒着的皆是如此,然而较之不同的是少了几分尖锐的傲气,没有那么阳光般刺眼,反则增加了些许柔软。
武崧沉默了,手轻轻摩挲着白糖的脸颊,十五岁的年纪,他的脸已凸显出少年的棱角,但白糖却没怎么变,还带着婴儿肥,手感很好。
他突然凑近,墨绿眸子与琥珀眸子的距离骤然缩短,他的嘴唇贴着白糖的。白发少年的嘴唇同他想的一样软,似乎还有淡淡的甜味。
他很快就退开了,那个吻蜻蜓点水,恍然间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武崧看着白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模样,扔下一声愉悦的轻笑:“晚安。”
继而离去。

评论 ( 1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