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三十分』黑与白【修黯】

深夜三十分产物
脑洞来源于三季以来对混沌和韵力的一些支离破碎的理解
大多是对话,我在写什么我也布吉岛
严重ooc慎
——————————————————————
小黑偏头看一眼那人,自打十余年前与他相遇后便一直死缠烂打在他身后。

倒不是他不想把人赶走,实在是赶不走。

那人带着斗笠,大半时间是背在身后,左手挂着一串血红的念珠,一身宽袖素衣白袍飘飘,白丝三千若飞瀑,气质如兰面容俊美不似真人——倒也不是真人罢,如此恍若谪仙的一个人,身形轮廓却半隐于世。

“我直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你是修。”小黑倚坐于一棵大树的枝丫上,一只脚搭着树干另一只悬于空中晃晃荡荡。白衣人站在枝头,明明既无多少落脚处,枝叶连同他的身形却一动不动,好似静止。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在这。”修淡笑着回他一句,“你信,我便是存在的。”

“我不信。”小黑半眯着眼,稍有不耐烦地重复,“至少十几年前我不信,但还不是看见了你?”

“因为你已经参悟了韵的力量,同我来到这个世界。”一只蝴蝶翩然飞过,修伸出手,却见那只蝴蝶径直穿过掌心。他毫不意外,只是笑笑,又摘下斗笠,手腕一甩,那斗笠转了几个圈儿,落到小黑头上。

“你看。”

小黑把歪了的斗笠扶正:“韵的力量?那不是混沌么?”说罢一小撮混沌飞上来,讨好似的蹭了蹭他的手心。

“混沌与韵本就是两个对立面,一如黑白。然而世上哪会有绝对的黑,绝对的白?终究还是白中有黑,黑中有白。韵来自万物,然而亿万年前,这个世界本就是混沌一片。”

“我发现混沌能激发我们内心的贪念,却也能赐予我们力量。若是能控制住自己的贪念,那便是控制住混沌,久之,成了纯粹的韵。”

小黑按着斗笠前沿,将自己的眼睛隐藏在阴影下:“依你所言,万物中参悟的韵不够纯粹么?”

“看你如何理解这种纯粹。”修转过头,目光看得很远,“若是纯粹的蓝,纯粹的绿,自当是纯粹。若是白,却是另一种纯粹。”他目光幽幽,“白色无论遇到何种颜色,都能成为最为纯粹的那种颜色。”

“不过我倒是好奇,你是如何控制内心的贪念的?”修再盯着小黑,嘴角的笑很是玩味。

“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把心从情绪中脱离,看自己像是看别人,混沌如何能控制得了我?”小黑把晃荡的腿一收,摆了舒适的姿势靠着。

“那你要什么,至于把猫土弄成这样?”

树下跑过一个四五岁的孩童,满面泪痕,神色惊恐。他急着逃命,偏偏祸不单行,脚尖被地上的石头一拌便向前扑倒在地,没等他再爬起来,厚重的混沌把他淹没了。

修和小黑静静地在树上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位被贡为猫土圣人的白衣人眼底未起波澜。

“公平。”他道,“现如今的世道歧视没有血统的京剧猫,有志向而又苦苦求不得的平民百姓注定只能在社会底层挣扎,我不过是将一切打回原点,给所有人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罢了。”

“你道这是公平?”修挑眉,语气略有不善,“如何公平?”

“我给他们一个能直接接触力量的机会。能控制住自己贪念的,成为人上人;心志不坚者,即使成为了京剧猫也会堕落与魔物为伍;对混沌避之不及,那便活该被踩在脚底下,一辈子给人当牛做马。”他抬眸,眼神犀利而深邃,看不见心里所想,满是冰冷,“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黑的。”

他们四目相对,空气仿佛凝固了,只有微风过境,撩起白衣人的发梢。

小黑兀地勾唇一笑,取下头上的斗笠复丢还给修:“我倒是挺惊讶你没有管闲事。”他指的是刚刚那个孩子,现在成了魔物朝着来时的路走远了,“始祖修竟是对一个小孩不管不顾。”

“救了又如何,他怕的是混沌,救了他也不会让他产生直面混沌的勇气,到头来还是要变成魔物。”修云淡风轻地答,抬起未持念珠的手,掌心窜出一朵纯白的火苗,摇曳在混沌的黑暗中,周围的混沌立即退散。
“我们还是且看这群小辈如何在黑暗中杀出一条明路来罢。”

——END——

评论 ( 3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