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海【武白超短】

1500短打,起名无能,文笔没有
脑洞来自第三季第一集——
“你这吹牛的毛病怕是一辈子也改不了了。”
“那你就盯着我一辈子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作为武白党瞬间原地爆炸!!!!你们就这么随随便便允诺了对方一辈子吗?!!这是怕观众看不出你们俩是一对儿?!!!
什么也不想说默默熬糖:)【哦天哪今天依旧没写点文】【吃枣药丸】
————————————————————————————

广袤无垠的湛蓝镜面映照出一碧如洗的穹顶,靛青对上蔚蓝,晃眼间总是会让人混淆天地,唯天上几丝淡淡的云气或海面上几不可见的微波尚可提供些许证据。所谓水天一线,大抵是如此。

海天之间,若云泥之别,却又不尽相同,看似天高云淡,平静无波,实则藏了数不尽的气流暗漩。

蔚蓝天上,一只热气球高挂起,摇摇晃晃飘向似是无尽头的海的那方。

武崧凝视着水平线。

他不喜欢水,一直不喜欢,连带着他在刚见到海的瞬间抢在对新鲜事物感到好奇之前迸发出一股子不愉快。打之韵带着火焰灼烧般的温度,比起冷静又柔情的水,打宗弟子总是更喜欢同火焰亲近。说实话,与其在冰窖里待上三天,他倒更愿意下十八层地狱。

但这并不妨碍他欣赏海的魅力——嗯,离得远一些。

大海总是迷人的,面上是浅蓝一层,再往下就是深邃不见底,如某人的琥珀眸子一般,乍看下蒙着永不变的信念,再向深处探究却有些看不懂了,这段时间下来武崧只隐隐感觉似有什么东西在燃烧——比炽火更炽热的温度。

迎面吹来猛烈的海风,算不上多么锋利却伴随腥咸味儿,吹到皮肤上黏黏的不是很舒服,太阳再一晒脸上火辣辣一片,一抹就能掉下几颗盐粒。

“原来大海就是这样的啊。”他撑在热气球的栏杆边上,对着大海幽幽长叹,不知是欣喜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我以前只在书里见过。”

此时,白糖又高嚷起来,仿佛迫切地要证明什么一般——半分钟前他还在纠结这到底是湖还是海:“切,本天才早就知道这是海了!”尾巴在半空转了个圈,昭示着主人有点小小的心虚又不肯放下他一贯的骄傲。

武崧勾了嘴角,侧头斜眼看他:“你这吹牛的毛病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白糖顾头看回来,一样是嘴角带笑的,接下去的话如此顺理成章:“那你就盯着我一辈子呗。”他眼中的笑意更甚。

世界仿佛在这一刹那静默了,海风的呼啸,隐隐传来的海浪翻滚声,甚至于在一旁热切交谈的明月和小青仿佛都突然噤了声,只有他们自己。

一辈子盯着这丸子——爱惹麻烦的家伙——这算什么事儿?身为堂堂打宗武家后人,你甘愿沦落至此吗?

可是我愿意。

一个小小的声音在他心中轻喃。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而随即脑子便不受控制地朝着更远的方向思考。处理完一堆叫人头疼的事务,摆上象棋,看他绞尽脑汁要赢他的活宝样,悔棋时的无赖样,似乎都会成为一种放松甚至称得上享受——尽管最后他很可能会被惹着跟他一起闹——一盘棋下完,尽管总是没头没尾叫人看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儿啊,但总是会很愉快是了;有时坐在屋脊,三月三的水蓝天下,任阳光照暖他的青衫,看白糖在新弟子面前各种吹嘘,意图混吃混喝,他就这么在高处笑看白糖演的这一出出闹剧,最终以他拎着白糖回到饭堂谢幕……

这样的生活并不算太糟。

又一个想法浮于心间,便在那瞬的电光火石间,他终于意识到了,他隐隐有所察觉却一直不敢面对的。

不熟悉武崧的人可能会说他成熟,稳重,少年老成,然而在认识白糖之后,小青只会一甩水袖插着胳膊不屑轻笑:“高冷的冰山?武崧?抱歉这个形容词现在可不适合他。”随即拿出粉饼补个妆,复将原因道来:“他啊,根本就是个沉睡的火山,你瞧,遇上白糖不爆发就见鬼了。”

他也纳闷一向冷静的自己遇到白糖跟吃了火药似的,常常是丢了面子跟着他做出一些幼稚的举动,待人亲疏有理什么的通通不要了,针尖遇麦芒似的争锋相对,经常只为了争这无所谓的一口气。现在想来,一切从那时起便有迹可循。

再回过神他的目光就猛然扎进那双琥珀眸子里,不变的坚定的信念仍旧在熊熊燃烧,内里的什么东西带着更为炽烈的温度,他之前看不懂,现在又有些懂了。

二人的目光对撞,又同时偏开头,不是武崧想,只是他感觉那股温度似乎顺着空气爬到了他面上。

“切,谁想一直盯着你啊。”他违心地低声嘟嚷。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78 )